1. 首页 > 热点要闻

美媒:美国急欲争取“摇摆国”沙特

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美国《新闻周刊》6月14日(提前出版)刊发题为《沙特阿拉伯正在成为拜登最重要的“摇摆国”之一》的文章,作者是汤姆·奥康纳。文章认为,随着沙特在国际和地区的影响力日益增强,以及沙美两国分歧加剧,白宫发现需要在世界舞台上争夺这个长期合作伙伴的支持。文章摘编如下:

随着美国总统拜登谋划着在今年11月再次拿下那几个战况激烈的摇摆州选票,白宫也发现自己正在世界舞台上争夺对几个日益关键角色的影响力,其中包括一个国内外政策都在发生突破性变化的长期合作伙伴。

沙特发生重大变化

年仅38岁的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事实上的世界最年轻国家领导人之一,也是民族主义议程在沙特国内生根发芽的幕后推手。穆罕默德的父亲、现年88岁的萨勒曼国王在2017年任命他为下一任统治者,并在2022年任命他为首相,越来越多地将控制权交给他,尤其是在人们越来越担心老国王的健康状况之际。

在王储穆罕默德的执掌下,沙特走上转型之路,国内前景发生重大变化,包括更加全球化、摆脱对石油依赖,还推出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计划。这也促使沙特重新校准外交关系,寻求与其他主要大国建立更牢固关系,其中包括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

尽管利雅得和华盛顿的官员继续强调两国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但最近的分歧和目前就两国未来合作进行的艰苦谈判,已经引发美沙关系将何去何从的严重质疑。沙特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具战略意义的据点之一。

智库“阿拉伯基金会”创始人、沙特政治专家阿里·谢哈比阐述了沙特在国际关系上采取平衡术背后的两个主要因素:“其一,中国作为沙特石油的最大单一进口国,以及一个愿意无条件向沙特提供武器和技术的合作伙伴,其重要性日益增强。其二,沙特认为与美国的关系不可靠,这种关系可能会随着华盛顿的政治潮流而剧烈波动,因此沙特认为它必须分散筹码。”

美沙分歧日渐加剧

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沙特王国成立之初,创立者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沙特在30年里不断开疆拓土,到1932年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两国关系在二战期间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并在冷战期间得到进一步发展,利雅得在该地区充当抵御苏联影响的关键堡垒。

即便是沙特与“9·11”袭击之间的暧昧关系——19名劫机者中有15人来自沙特——也并未成为持久的阻挠因素,因为在整个21世纪的反恐战争中,两国关系只会进一步巩固。沙特也将继续成为美国对抗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核心角色,并且仍被视为这一领域的关键合作伙伴。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受益于沙特作为世界领先的原油出口国和伊斯兰教圣地守护者的特殊影响力,而沙特王国在地区动荡中得到五角大楼的保护,但近年来两国的利益开始出现分歧。在拜登执政期间,这种分裂变得尤为明显。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对沙特采取更强硬的立场。特朗普与沙特这位冉冉升起的王储建立亲密关系;拜登则因记者卡舒吉被害一事把沙特称为“贱民国家”。他还宣布停止出售进攻性武器,因为担心沙特干预也门内战会造成平民伤亡,这是他在2021年上任后最早推出的中东重大外交政策举措之一。

拜登在2022年7月对沙特的访问似乎对修复关系没起到什么作用。利雅得继续公开无视美国的呼吁,即与“欧佩克+”的其他成员国一起增加石油产量,因为俄乌冲突导致能源成本飙升。

如今,拜登再次寻求获得利雅得在目前加沙战争中的支持。白宫希望达成一项所谓“大协议”,除了美国的安全保障之外,还包括在对伊朗核计划持续担忧背景下的核和技术共享倡议,以及以色列和沙特外交正常化等。其中,最具挑战性的或许是通往巴勒斯坦建国的道路。

然而,拜登政府发现,与沙特讨价还价是很难的,沙特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在与主要大国和其他新兴大国打交道时最大限度地为利雅得的利益服务。

多重结盟对冲风险

作为“欧佩克+”、阿拉伯国家联盟和伊斯兰合作组织的主要成员国,以及二十国集团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沙特已经具有重要影响力。因此在这条道路上,利雅得处于独特的地位。但它并不是唯一走这条路的国家。

采取类似做法的国家包括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和土耳其,这些国家都在寻求扩大其在东方和西方的押注,并使投资组合多样化。它们共同构成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专家们所称的“全球摇摆国”。

“对于全球南方的许多中等强国/摇摆国来说,多重结盟是面对一个更加动荡、复杂、多极的世界秩序的合理回应。”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克里斯蒂娜·考施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利雅得认为,一系列流动的关系——而不是婚姻——可以对冲国际动荡的风险,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其优势和资产。”

她认为,该战略对沙特尤其重要,“因为其地缘经济商业模式的适应性和可持续性取决于与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良好关系”。

目前,华盛顿仍是利雅得的头号安全伙伴,但北京已成为其主要贸易伙伴和能源客户,与莫斯科的牢固关系则是通过“欧佩克+”管理全球能源生产和定价的关键。考施说,这带来的是永久的模棱两可的立场,自然会导致与美国政府的摩擦,美国政府希望看到利雅得更坚定地站在自己的地缘政治阵营中。

她指出,美国有必要“调整传统做法,华盛顿必须明白,利雅得更多地从交易角度看待联盟关系,不会默认与美国的偏好保持一致”。

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教授伯纳德·哈伊克勒也观察到利雅得立场的战略调整:“沙特意识到,世界不再是由美国主导一切的单极世界。随着中国和印度等其他大国崛起,世界正在走向多极世界。”

哈伊克勒对《新闻周刊》说:“沙特必须与尽可能多的这些国家保持关系,尤其是这些正在崛起的大国,因为它们是石油和石化产品的主要客户。”

美国外交何去何从

沙特知名记者兼研究员阿卜杜勒阿齐兹·哈米斯提出一个解决方案。他认为拜登政府可以通过下述方式改善与利雅得的紧张关系,即“加强外交对话,减少公开批评,考虑地缘政治差异和利益分歧”,以及“在经济和安全问题上相互让步”。

然而,“如果美国不能稳定与沙特的关系,许多风险可能随之而来”,哈米斯告诉《新闻周刊》,其中包括“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减弱,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的影响力增强,这些竞争对手寻求加强与沙特的关系”,以及“可能对全球能源市场的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即使拜登政府的努力取得成功,也可能不足以动摇沙特根深蒂固的转变,即拥抱可能与美国利益背道而驰的新外交关系。

哈米斯指出,与其他大国加强合作的好处包括“多样化的联盟,这加强了沙特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减少对单一国家的依赖;多样化的贸易和投资伙伴,这加强了沙特的经济”,以及“通过与几个大国建立牢固关系改善国家安全,这有助于实现地区力量平衡”。

沙特地缘政治分析师、沙特精英咨询公司总裁穆罕默德·哈米德指出,美国接受沙特“摇摆国”地位是稳定和建立进一步关系的关键。

哈米德认为,在利雅得可能有能力在整个中东地区因加沙战争而严重不稳定的时期实现真正改变的时候,实现两国关系的突破将尤为重要。

“沙特在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域的分量迫使美国在谈判中考虑沙特的利益。”哈米德说,“鉴于沙特的战略重要性,美国可能需要平衡其意识形态议程和与利雅得保持牢固关系的更大利益。”

他补充说:“如果美国需要保持在中东的影响力,就应该确保在地区稳定、反恐和安全努力、能源安全等共同利益上的合作。”(编译/沈丹琳)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泰日电梯网无任何盈利行为和商业用途,如有错误或侵犯利益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