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热点要闻

美媒:美国不应凌驾于国际法之上

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6日刊登题为《拜登不能在国内鼓吹法律,而在国外无视法律》的文章,作者是安德烈亚斯·克拉思。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乔·拜登日前表示,应该尊重法治,“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法治。就这么简单”。

他指的是对他的前任的一项裁定,即34项罪名全部成立。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粉丝不愿意接受这项裁定。但拜登也可能是在谈论国际法。国际法面临自二战后美国塑造其现代特征以来最大的崩溃威胁。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美国及其盟友以色列将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

两国对国际法的矛盾态度由来已久。但目前的危机可以追溯到去年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以及以色列随后在加沙地带发动的报复战。

近日美国众议院通过的《非法法院反制法案》将矛头对准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威胁对调查美国或以色列公民的国际刑事法院的工作人员实施制裁。这是对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请求对三名哈马斯指挥官和两名以色列领导人发出逮捕令所作的回应。两名以色列领导人包括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此外,这名检察官还指控以色列政府将大规模饥荒作为一种战术武器,这可以构成战争罪。尽管如此,他的声明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官首先必须批准他的请求。即便如此,美国和以色列也会无视逮捕令,因为它们都不是成立国际刑事法院所依据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缔约国。

《非法法院反制法案》在参议院不可能通过,但它可能是一场政治表演。这也是关于美国与国际刑事法院、总体上是与国际法关系分分合合的情节跌宕起伏大戏的最新一幕。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帮助起草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后来又退出了该规约。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华盛顿曾对国际刑事法院一名法官和一名律师实施制裁。最近,拜登政府在两党的支持下,开始有选择地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让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在乌克兰的战争负责。现在,美国再次反对国际刑事法院。

而在海牙国际法院,还上演着不同但类似的大戏。南非指控以色列在加沙地带进行种族灭绝,此案激怒了大多数以色列人和其他许多人。

国际法院是联合国的附属机构之一。《联合国宪章》(主要由美国法学家在20世纪40年代起草)理论上代表一种世界宪法,联合国安理会则大致相当于世界立法机构,有权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决议,这些决议可以用军事力量来执行。

然而,以色列人越来越把整个联合国系统视为“劫持和歪曲国际‘法’和‘人权’普世原则、从而为战争和反犹太主义服务的中心工具”。即将结束任期的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吉拉德·埃丹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当众撕毁联合国宪章,他认为应该停止为整个联合国机构提供资金。

那么,美国国内立法机构和司法机构是理性和公正决策的典范吗?归根结底,这种困境与特朗普或任何人面临的困境是一样的:你不能只在碰巧持认同态度的时候才尊重法律。

此外,国际舞台必然比任何国民议会或法庭都更加混乱,因为主权国家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和世界观冲突。所以,不要嘲笑联合国,除非你还准备支持一个世界政府(并解释我们如何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挑选一个世界政府)。

美国人尤其应该扪心自问,对于因战后美国的领导力而成为可能的法律制度,还有什么替代方案?当国家内部或国家之间对法律的尊重逐渐动摇,结果总是无政府状态,而这在世界政治中通常意味着更多的战争。

2024年,美国对法治的承诺在国内外受到考验。这样的原则应占上风,即在被证明有罪之前,每个人都被假定为无罪,但没有人(哪怕是前总统)、没有国家(哪怕是超级大国)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编译/马丹)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泰日电梯网无任何盈利行为和商业用途,如有错误或侵犯利益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