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热点要闻

媒体:歌手2024一棍子打醒华语乐坛

时隔四年,5月10日晚,内娱顶级音乐综艺《歌手2024》的首场竞演拉开,以“真live真直播”的超刺激现场和超震撼演出,引发收视狂潮。

首播落下帷幕之后,《歌手2024》的话题度非但没有告一段落,反而在数天时间里,越来越热,引发全民狂欢,堪称近年来的内娱现象级大讨论。

可以说,《歌手2024》一综激起千层浪,华语乐坛“炸锅了”!

【反转】

从“预定歌王”到“拯救英子”

作为一档讲究演唱实力的竞演音综,嘉宾名单自然是《歌手2024》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

美国女歌手Chanté Moore(香缇·莫)、那英、二手玫瑰、杨丞琳、汪苏泷、海来阿木以及摩洛哥裔加拿大女歌手Faouzia(凡希亚·奥伊亚)首发登场。

名单公布后,不少对两位外籍女歌手缺乏普遍了解的网友认为歌手阵容偏弱,那英将会是“歌王既定人选”。一时间“这还用比吗”“那英肯定是歌王”“保送那英”的声音甚嚣尘上。

节目监制洪啸则在媒体见面会上回应了首发歌手阵容偏弱的质疑。这位曾与洪涛一起打造《歌手》,又一手操刀了《声生不息》等多档S级音综的金牌制作人在言语中流露出“太难了”的无奈:“该请的都请过,但很多歌手一听到是直播形式就婉拒了我们。要同时满足实力、胆量、档期这三点要求,让我们能邀约的人选变得寥寥可数。”

不过,首期竞演结果揭晓,让“保送”与“内定”的声音戛然而止——备受期待的那英仅得第三,#那英 紧张#词条冲上热搜。

国际歌手的表现则大放异彩,“00后”凡希亚率先登场,以宽阔的音域和爆发力十足的嗓音带来一首《Crazy》,让那英直呼“接不住了”。

“00后”凡希亚

香缇·莫则用一首《If I Ain't Got You》实现“降维打击”,主歌部分松弛浑厚,宛如CD,副歌部分则在连飚超越海豚音的“哨音”后紧急刹车,控场静默数秒后“二次启动”再燃全场,展现了惊人的控制力和稳定性。

后知后觉的网友更发现,这位在国内少为人知的58岁歌手,竟然在首次来中国、飞机落地长沙不足24小时、来不及倒时差等多重不利因素叠加的状况下,以绝对实力轻松夺冠。

香缇·莫

“头一次见飙哨音还能带转音的”“面带微笑接连升Key,这松弛感绝了”“副歌强到可怕,主歌稳得吓人”……震惊之余,网友们一边毫不吝啬地留下对香缇·莫的赞美之言,一边齐刷刷掉头心疼那英之不易,并纷纷送上安慰:“57岁正值当打之年”“英子别哭”“挺住!这就帮你摇人”……

出道以来就自信唱功过硬的那英,也大方承认“我还有进步空间”,并在后台采访中展现出独属于“那那子”的好心态:“两位这么优秀的歌手,一个是我大姐,一个是我小妹妹,我觉得她俩应该拿第一和第二。抛开她们之后,我也是第一。”

那英

【反响】

网友纷纷“点将”,节目组强调“以乐会友”

眼见国际歌手带来碾压级别的表演,网友们一边心疼那英“快碎了”,一边连夜翻烂华语歌手名册,向腾格尔、韩磊、谭晶、邓紫棋、袁娅维、黄绮珊、凤凰传奇、张学友等华语乐坛唱将喊话“快来救场”。

不少歌手们亦主动请缨向《歌手2024》节目组自荐。

5月12日,韩红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向节目组喊话:“我是中国歌手韩红,我请战!”消息一出,网友沸腾,#韩红请战歌手#词条高挂微博热搜榜首一整日,截至羊城晚报记者发稿,该微博转发破14万,点赞量近140万,足见公众对于这位顶级唱将的期待。

同日,歌手王晰也发了一条言简意赅的动态:“报名”,并配上“三个会唱的速来”那英表情包。中国台湾歌手A-lin黄丽玲也在个人社交账号中表示:“我也想去《歌手》。”因巡演分身无术的林志炫则表示:“坚持住!我明年来!”

此外,江映蓉、纪敏佳、李佳薇、娄艺潇、张赫煊、罗琦、金润吉、曾一鸣、刘美麟、黄霄云等人也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向节目组表达了意向。一时间,华语乐坛为之沸腾。

面对一众歌手的“请战”和网友“点兵点将”,5月12日晚,《歌手2024》节目组公开回应了外界关切:“感谢广大观众对节目的支持和鼓励,也感谢歌手们的信任和厚爱,我们都收到了!《歌手2024》有严谨的赛程体系、公平公正公开的竞演规则,我们将根据各位歌手的档期,进行后续邀请。”

节目组强调了“以音乐会友、与世界交流”的初心,“赢,只是歌手的一段路。迎,才是音乐的目的地”,呼吁:“在这里,音乐始终是交流的最大公约数。希望每位关注《歌手2024》的朋友,都能享受音乐、收获知音、保持沟通、拥抱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网友纷纷力荐唱将名单,希望能有人出来为“华语乐坛争口气”,但公众对于外国实力唱将的欢迎程度有增无减。当亚当·兰伯特(Adam Lambert)、查理·普斯(Charlie Puth)、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等人名先后出现在网传踢馆歌手名单中,乐迷的期待值也呈指数级增长,在《歌手2024》的各个官方账号下,表达类似“期待海外歌手作为闯入国内音综市场的‘鲶鱼’,给华语音综、行业审美乃至华语乐坛带来一番革新”观点的留言,普遍获得高赞。

【反思】

华语乐坛是时候作出改变

两位国际歌手的惊艳表现如同“鲶鱼”,搅动了华语乐坛的一汪春水。

事实上,作为内地顶级音综,《歌手》从不缺乏国际视野。在过往八季节目中,迪玛希、希拉、Kristian Kostov、Polina Gagarina等国际歌手接连亮相,“结石姐”Jessie J更取得周竞演三连冠,最终力压腾格尔、汪峰等人,将“歌王”称号收入囊中。

那么,为何此次香缇·莫与凡希亚带来的播出反响格外惊人?

《歌手2024》放出的大招是重要原因——跟每位歌手签定“one take”协议,要求无论现场发生任何状况,都必须一次成型地完成演唱,并采用“真live真直播”的播出形式直面公众,避免过度修音的可能。

这让习惯了后期修音、垫音、半开麦甚至对口型的华语歌手们,以“赤裸”形式,用最真实的演唱水平面对观众检视,让双方演唱实力上的断层差距无处遁形。

何炅在直播串场中透露,作为华语歌坛的实力派代表,那英面对真live、one take的竞演形式感觉压力山大,为此她做足了准备,提前很久就开始“健身、练气、养嗓子”。而在此前的发布会上,那英也坦言,自己最初答应加盟时是“惊喜”,但导演告诉她是全程现场直播后,“惊喜”就变成了“惊吓”:“以前录节目都是提前录好,虽然也是真唱不是假唱,但录播和现场直播的残酷性是不一样的。”那英表示接到消息后就一直做噩梦:“一直梦到自己在现场‘车祸’了,脑子里全是‘车祸’。”

“歌坛大姐大”都如此压力,难怪洪啸无奈,歌手们听闻要直播便纷纷跟他“事遁”。

对比鲜明的是,在大呼紧张、大谈压力的本土歌手面前,两位外籍歌手显得云淡风轻——从发布会、到节目现场到赛后采访,香缇·莫和凡希亚都未对直播和one take的竞演形式表达任何意见。对于外籍歌手而言,“紧张”对应的仅仅是面对陌生市场、陌生观众和陌生舞台的不确定感,而非来自业务能力层面——在欧美乐坛,直播和one take都是常规要求,而非让歌手走出舒适区的创举。

简而言之,长久以来,在后期技术的保驾护航下,不少华语歌手“唱功不够修音来凑”,早在温水的环境和粉丝的控评中当惯了“鸵鸟”和“井底之蛙”,既懒于面对自己的真实唱功,更疏于打磨业务能力。

当《歌手2024》将海外歌手与华语歌手间断层式的实力鸿沟展现出来,“遮羞布”被掀开,“皇帝的新衣”被拆穿。网友们对于华语乐坛发展态势的忧虑就以玩梗和流量狂欢的形式出现了。

知差距才能弥不足,《歌手2024》以直面真实的勇气,给了华语歌坛的一棒猛喝,也给“修音歌手们”提了个醒——是时候了,少一点粉丝滤镜、自我陶醉和对科技与狠活的依赖,多一点对专业和实力精益求精的自我要求吧!

文 /记者 艾修煜

编辑/弓立芳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泰日电梯网无任何盈利行为和商业用途,如有错误或侵犯利益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