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热点要闻

澳航停飞内地航线背后:需求难支撑

界面新闻记者 | 薛冰冰

5月14日,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官网发布《澳航亚洲航线网络更新》的通知。通知称,2024年7月28日起澳航将暂停运营悉尼-上海航线,释放出的飞机运力会重新定向,转投至新加坡、印度、马尼拉等亚洲区域内其他目的地。

澳洲航空于 1920 年成立于昆士兰州内陆地区,现已发展成为澳大利亚规模领先的国内与国际航空公司。由于多年来飞行记录良好,澳航也被评为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

澳航方面称,此前受新冠疫情影响,其运营的中澳航线一度中断,去年10月份,澳航顺利恢复了悉尼-上海航线。但是市场需求并未按照预期恢复,需求量持续低迷也成为澳航宣布停飞的直接原因。

澳航国际首席执行官Cam Wallace表示:“自新冠疫情以来,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旅行需求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强劲回升。过去的几个月内,我们往返上海的航班只能坐满一半旅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暂停这条航线。”

不过澳航方面也提到,将继续密切关注中澳市场,并期待在需求回升后重返上海。与此同时,澳航将保留在中国香港的航点,旅客可以通过澳航至香港的航班前往上海及中国其他目的地。

“内卷”的中澳航空市场

据界面新闻查阅,2021年10月,民航局新型智库平台(ATT)刊登过一篇《中澳航空运输市场的现状、问题和建议》的研究文章。当中提到,2016年底,中澳大幅扩大两国间航权安排,中澳航空市场由此成为中国最开放的远程国际市场。

疫情前,中澳航空市场客运总量呈逐年增长态势。中方处于主导地位,市场份额占比保持在90%。以2017年为例,共8家航司参与中澳航空市场运营,南航、国航和东航共占据了74.6%的市场份额;澳方仅有澳航一家参与,市场份额不足10%。

从最新市场格局来看,澳航市场份额进一步在缩减。界面新闻从航班管家获悉,目前共有9家航司参与中澳航空市场运营。今年4月中澳航线(不含港澳台地区), 澳洲航空执行航班量44班次,占比中澳航线总航班量的4.5%。为该航线的唯一外国承运人。而东航、南航、厦航航班量居于前三,占总航班量70.2%。

对于两方之间悬殊的差距,民航专家李渊向界面新闻分析称:“我觉得还是看客源结果,本来中澳之间客源就是中国人大于澳洲人。而且,外航更注重商务客,现在商务并不是很理想,再加上有些商务客喜欢在香港或新加坡中转,澳航的直飞不赚钱自然会选择停航。”

李渊还提到,2016年中澳签订了“开放天空协议”,意味着澳洲航权开放程度高。同时,部分中澳航线享有航线补贴。目前我国的国际航班整体恢复进度滞后,各航司宽体机运力过剩,自然会在航权友好、补贴力度大的市场上增加投放。

从航班管家提供的数据来看,目前中方航司在中澳航线上的恢复率确实远超疫情前。今年4月份,东航中澳航班恢复率为2019年同期的101.7%、厦门航空恢复率为2019年同期的127.7%、四川航空和天津航空的中澳航班恢复率更是达到疫情前的185.7%和200%。

激烈的市场竞争也带动中澳机票价格的下探。界面新闻在携程APP上搜索到,5月21日南航广州飞往悉尼的航班票价为3284元起;当天国航北京至悉尼的航班票价更低一些,为3086元;澳航上海飞悉尼票价更低,为3023元。仅东航票价水平相对坚挺,为4260元。

需求乏力制约国际航班恢复

事实上,因需求低迷而停飞航线的不只是澳航一家。今年3月份,界面新闻记者了从中东三大航之一——阿提哈德航空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该航司原本在北上广三大综合性门户城市都提供长途客运直飞服务,但是由于上座率低,广州直飞航线已被“砍掉”。

阿提哈德航空为阿联酋国家航空公司,总部设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于2003年11月开始商业运营,也是阿联酋第二大航空公司。2020年7月,阿提哈德航空先行恢复了阿布扎比-上海直飞航线;2022年6月恢复阿布扎比-北京直飞客运航班;2022年9月又开通了阿布扎比-广州直飞客运航线,由此实现北上广客运直飞全覆盖。

阿提哈德航空公布2023年财报时提到,当年全年净利润为1.43亿美元,业绩表现得益于更加专注核心航空业务、重组机队,以及精简全球航线网络并使之合理化等。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里所说的“精简全球航线网络并使之合理化”,就包括停飞广州-阿布扎比航线。

该负责人透露,阿提哈德全球平均客座率能达到86%,但是中国市场维持在50%以下,广州甚至更差。“原本我们在中国每周可以飞21班,现在缩减到只剩10班,都是从北京和上海飞。释放出的运力都转移到更赚钱的市场,如欧洲、北美等。”

针对国际航班市场需求乏力的问题,民航专家唐朝于今年年初撰写了一篇《我国国际民航市场的难难在哪儿?》的文章,当中分析称,国际民航市场恢复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供给端驱动,第二个阶段是需求驱动。目前,市场需求不足成为国际航班恢复缓慢的最大制约因素。一些国际航班虽然恢复起来,但是运营中发现市场需求难以支撑,只能被迫取消航班。

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期间,吉祥航空董事长王均金也在议案中提到,国际航班恢复乏力既有市场需求的不稳定性、国际关系的挑战以及航司运营成本的压力等宏观原因,也有国际航点数量不足的客观原因。

从民航局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接近1.8亿人次,为历年第一季度客运量最高值,较2019年同期增长10.2%。其中,国内航线完成1.6亿人次,规模较2019年同期增长14.3%。而国际航线完成1412万人次,规模仅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78.0%。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与观点,泰日电梯网无任何盈利行为和商业用途,如有错误或侵犯利益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